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最新文章

網上群眾路線”如何踐行,看市縣鎮三級黨委書記的親身體驗——“鍵對鍵”敲開百姓心

信息來源:網站集群 發布時間:2019-04-10 瀏覽次數:

網民來自老百姓,老百姓上了網,民意也就上了網。當網絡成為至關重要的民意集散地,各級領導干部當然不能“脫線”。

調查顯示,論壇、微信、公眾號,正在成為領導干部新的工作方式之一,越來越多的人通過網絡平臺了解民情、收集民意、推動發展。

在網絡這個體量無限、全年無休的領域,他們都看到了什么,聽到了什么?能夠學到什么,又會分享什么?是不是收獲了一些成功的“確幸”,會不會也積累了一些失敗的教訓?

近日,3位黨委書記與記者分享他們的“觸網”心得。一個個故事,看似獨家的“個人體驗”,實則面對的是如何走好群眾路線這一共同時代課題。

“觸網”心得

紹興市委書記馬衛光:不能“只做不說”

市委書記親自安排了一場“答記者問”

——有了“平臺”,就要及時發聲

“重磅!260年的震元堂要拆了!”

去年底,紹興市委書記馬衛光第一次在當地論壇看到了這個帖子。“當時 ,網友們紛紛跟帖懷念。”馬衛光說,老字號震元堂是紹興地標式的存在,此番為軌道交通站點建設“讓道”,早已經過多方論證,不僅有詳細的拆除計劃,更有具體的重建方案,按理會是一個讓所有人皆大歡喜的結果。

可幾天過去,帖子衍生出了新的“熱點”。

“老建筑說沒就沒了,可惜!”“這樣的規劃真的科學嗎?”……網友們一浪高過一浪的質疑,讓馬衛光有點吃驚,“哪個環節有問題?”

經過走訪了解,相關部門找到癥結所在:他們只公布了原址拆遷方案,卻沒有及時讓公眾知曉后續重建規劃,以為老字號就要自此消失不見,“愛之深”的紹興市民,自然忍不住在網絡上“責之切”。

“在網絡上組織一場‘答記者問’,把大家關心的問題解釋清楚,把我們已經做好的規劃公布出來。”明白了原因,馬衛光立刻向市規劃局負責人“支招”。

當天傍晚,一條來自政府部門的權威解讀,在紹興各網站論壇和微信朋友圈“刷屏”:“根據紹興古城保護發展城市設計規劃,震元堂計劃在原址區域進行重建。重新建造的震元堂在建筑風格上將傳承百年老店的風貌,與古城保護的要求更為相符……”

政府部門的及時回應以及明明白白的規劃圖,很快就扭轉了網絡風向。“在相當意義上說,誰掌握了互聯網,誰就把握住了時代主動權。”馬衛光告訴記者,如果說自己在網絡方面有什么心得,及時發聲、積極回應絕對是最重要的一條,“融媒體時代,領導干部必須不斷增強同媒體打交道的能力,這是提高治國理政能力和水平的前提。”

手機、電腦、iPad;朋友圈、公眾號、論壇……一天總有兩個小時,馬衛光會通過各種途徑上網轉轉,宣傳部門定期整理出來的“網絡輿情分析報告”也是他的必讀物。哪條道路需要整修、哪個路口紅綠燈不亮、哪塊區域出現異味……群眾通過網絡反映的這些“小事”,幾乎件件都有他的批示,相關落實部門也都會在盡量短的時間內整改完畢,“上網匯報”。

去年以來,紹興給全市中小學教室加裝空調、幼兒園和小學免費開放留校晚托等政策,都是第一時間公布在網絡平臺,“現在,人民群眾的意見越來越依賴網絡來表達,人民群眾的問題越來越依賴網絡來解決,黨委政府必須轉變思維,把更多的工作放到網絡平臺來回應和解決。”

“觸網”心得

長興縣委書記周衛兵:不能“高高在上”

縣委書記“秒回”農家樂老板微信

——“網友”之間,就該有效溝通

打開微信,拉到通訊錄最下端,940,是長興縣委書記周衛兵的好友數量,“這其中,至少三分之一是我的基層‘網友’。”他告訴記者。

是網友,就會有交流。

3月6日一大早,周衛兵收到水口鄉一位農家樂老板發來的微信:馬上要到旅游旺季了,但水口茶文化景區一些地方還存在垃圾沒人處理的情況,想請周書記幫助解決。微信還附有幾張現場照片。

周衛兵立刻問清楚了具體位置,又將相關情況發給了景區管委會,讓他們對全景區進行排查,做好日常的垃圾管理工作。“看,第二天就收到了‘大拇指’。”周衛兵將屏幕拿起來,頁面上,一個大大的“贊”分外醒目。

“到基層走訪時,總會有人問我能不能加微信,我都是爽快答應。”周衛兵說,對這些基層“網友”,他都認真備注個人信息,對他們通過網絡發來的消息,也盡量做到“條條回復”。

有空時,針對這些信息,以及其他網上渠道獲知的“爆料”,他還會跑到現場查看真實情況。

去年2月,投資326億元的吉利新能源汽車項目落戶長興,選址離太湖街道南張浜村村民聚居地不到300米。隨著基建工程有序進場,到了11月左右,挖機、工程車24小時不間斷施工,對村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響。于是,地方論壇、政府官方微信公眾號留言區等網絡社區上,陸陸續續出現了一些抱怨聲。

獲知這些消息后,周衛兵當天晚上就一個人開車前往現場查看,“確實挺吵,而且后續打樁可能會更吵。”

怎么辦?他私下里問了幾個村民,發現大家的訴求很一致:盡量不要在晚間施工,盡量在完工后為本村村民安排工作崗位。不久后,周衛兵“不請自來”出現在了村戶主大會現場,“吉利與南張浜村簽訂共建協議,晚上9時后村居500米范圍內停止施工。”由他“官宣”的縣委縣政府與吉利的協商結果,讓現場響起一陣陣掌聲。

在周衛兵看來,網絡提供了另外一個審視工作推進的視角,作為領導干部,不能無視,更不能忽視。前段時間他聽到一些“網友”說,龍山和雉城每天晚上都有值班干部、志愿者等戴著紅袖章進小區做義務“停車管理員”。于是,那兩天只要晚上有空,他就會“散步”到這些小區進行暗訪,“發現情況屬實,而且效果不錯。”

周衛兵說,基于網絡的社交形式一定還會進一步發展,對各級領導干部來說,擺正心態很重要,“在網絡上,大家都是平等的,我們有個一官半職的,不能覺得自己高高在上,不能頤指氣使地指責,更不能濫用公權力。‘鍵對鍵’也好,面對面也罷,最好的態度就是真誠交流溝通,盡己所能答疑解惑,推進發展。”

李志遠在翻看手機。

“觸網”心得

慶元縣黃田鎮黨委書記李志遠:不能“畫地為牢”

鄉鎮黨委書記建起跨省“朋友圈”

——心有多大,舞臺就有多大

慶元縣黃田鎮黨委書記李志遠的微信里,有不少群組,每個群的人數從幾人到上百人不等。這其中,他最看重的,是一個名為“共建共享秀麗龍頭山”的群——這是一個“跨省跨縣群”。

李志遠告訴記者,海拔1300余米的龍頭山跨越兩省四縣,過去,彼此之間并沒有太多合作。直到去年,鎮里在舉辦第三屆杜鵑花節時,想到了“跨界吆喝”的點子,主動邀請福建省松溪縣、福建省浦城縣和浙江省龍泉縣“進群”,得到了三方的積極響應。那時起,四地不僅一起舉行鄉村振興論壇,還簽訂了合作開發框架協議。

“這就是網絡最大的好處,溝通是跨地域、零距離的。”李志遠告訴記者,去年節日期間,四縣合作帶來的大量游客,讓很多百姓通過民宿和農家樂增加了收入,這也讓干部們找到了發展的新思路。現在,共同努力把龍頭山杜鵑花節的品牌傳承下去,已經成為兩省干部的共識。最近這段時間,黃田鎮正在籌備第四屆杜鵑花節,這個由22名各地干部組成的群,天天都很熱鬧。

QQ、微博、微信、美篇……在45歲的李志遠的手機里,這些時興的網絡APP都是他打開利用率很高的“工作工具”,“在鄉鎮工作,跑下去很重要。如今,學會用網絡把鄉親們的心聚在一起,同樣少不了。”

去年3月,慶元縣號召各鄉鎮(街道)組建鄉賢組織,助力鄉村振興,時任鎮長的李志遠很自然地想到可以用微信群的方式,將遍布天南海北的鄉賢們聚集在一起。他發動村干部,整理出一份鄉賢名單,再將他們一一拉進“黃田鎮鄉賢”群中,不到一個禮拜的工夫,這個群就壯大到了一百來號人。

“群里的熱鬧程度超乎了我的想象!”李志遠說,有了這個跨越時空的平臺,鄉賢們都很熱心地為家鄉建言獻策,他也總會在第一時間“發布”家鄉新聞。

今年3月中旬,慶元縣召開2019年目標承諾會暨第八次“對標大比拼”現場會,黃田鎮從30家同臺競爭的單位中脫穎而出,一舉拿下“提標獎”。李志遠把這個好消息連同現場照片,圖文并茂地發在朋友圈里,一下子就收獲了一百多個贊。不少鄉賢“尋”著他的朋友圈而來,在家鄉尋找實現自我價值的平臺。最近,就有一個一直在永康、義烏做生意的鄉賢打算回到黃田發展物流及農產品電商。

“黃田鎮是慶元的‘北大門’,想要勇立‘橋頭堡’,就得與時俱進。”這兩年,李志遠始終把這句話掛在嘴邊,在他的帶動影響下,不少上了年紀的“老鄉鎮”都用起了智能手機,在這個更廣闊的天地里推介自己的家鄉。

前幾天,鎮派出所的民警們自導自演了一則安全警示短片,“不少人跟我建議,不妨也試試給黃田拍個形象宣傳片。”李志遠說,這個自古偏安一隅的小鎮,正在網絡上散發別樣的生機。


主辦單位:中共溫嶺市委組織部 版權所有 地址:溫嶺市人民東路258號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【給各鎮提案】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云南快乐10分钟下载